“哥倫比亞有史以來最偉大的人物辭世,留下千年孤獨和悲傷。巨匠,永不消逝。”——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(發表於“推特”)2014年3月6日,馬爾克斯在87歲生日這天走出墨西哥城寓所向等待在外的記者揮手致意
  
  1972年,赤腳寫作的馬爾克斯
  《百年孤獨》作者、哥倫比亞作家、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加布里埃爾·加西亞·馬爾克斯17日在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的家中辭世,享年87歲。
  馬爾克斯1999年確診罹患淋巴癌,化療後康復。他3月31日因脫水、肺部感染和尿路感染住院,本月8日出院返回家中。
  馬爾克斯患病期間,墨西哥總統培尼亞·涅托、哥倫比亞總統胡安·曼努埃爾·桑托斯等政要在個人微博客上發佈消息,祝願他儘早康復。
  今年3月6日,馬爾克斯在妻子陪伴下度過87歲生日。當天,他走出寓所,朝人們揮手致意。細心人註意到,他胸襟上插著一支黃玫瑰。
  馬爾克斯與妻子梅塞德絲·巴爾查牽手半個多世紀,育有兩個兒子。過去幾十年間,馬爾克斯每天黎明即起,讀書看報,然後寫作4小時,而妻子總會在他書桌上擺上一支新鮮的黃玫瑰。
  馬爾克斯是魔幻現實主義文學代表人物,與古巴前革命領導人菲德爾·卡斯特羅、美國前總統比爾·克林頓等人是好友。
  得知馬爾克斯辭世的消息後,不少政界和文學界人物表達哀悼。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在微博客網站“推特”上寫道:“哥倫比亞有史以來最偉大的人物辭世,留下千年孤獨和悲傷。巨匠,永不消逝。”
  美國總統貝拉克·奧巴馬說:“世界失去了最偉大的夢幻作家之一,也是我從小就最喜愛的作家之一。”
  魔幻現實,震驚世界
  作為魔幻現實主義文學代表人物,馬爾克斯1982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,主要代表作有《百年孤獨》、《一樁事先張揚的謀殺案》和《霍亂時期的愛情》。
  其中,《百年孤獨》剛一面世便震驚拉丁美洲文壇及整個西班牙語世界,很快被翻譯成超過25種語言,銷量超過5000萬冊。據統計,馬爾克斯作品的西班牙語版本銷量之大,僅次於聖經。
  《百年孤獨》描述了布恩迪亞家族百年七代的興衰、榮辱、愛恨、福禍以及文化與人性中根深蒂固的孤獨,可說是拉丁美洲歷史文化的濃縮投影。這本書被公認為魔幻現實主義最具代表性的作品,被譽為“拉丁美洲的《堂吉訶德》”。
  馬爾克斯1927年3月6日出生於哥倫比亞加勒比海城市阿拉卡塔卡,是家中長子,有10個兄弟姐妹。他從小跟隨外祖父生活,後來就讀哥倫比亞首都波哥大附近一所寄宿學校,對閱讀產生濃烈興趣,尤其深受海明威、福克納、陀思妥耶夫斯基、卡夫卡等作家影響。
  《百年孤獨》,賽跑房租
  馬爾克斯晚年時回憶說,經過10多年的醞釀,他從1965年才開始在墨西哥著手創作《百年孤獨》。為了專心寫作,他辭去了當時在廣告公司的工作。失去了經濟來源,維持一家四口的生活重擔全部落到了馬爾克斯的妻子梅塞德絲身上。
  馬爾克斯深情地回憶說,在長達18個月的寫作期間,自己都不知道妻子是如何籌款維持生活的。直到有一天,梅塞德絲接到房東電話,催她交已拖欠3個月的房租,便問丈夫還有多長時間才能寫完。馬爾克斯答道:“6個月”。於是,梅塞德絲對房東說:“先生,我們不僅要欠您3個月的租金,還要再欠您6個月的房租。”與馬爾克斯一家是舊知的房東很爽快地回答:“那麼7個月之後您能全部還清嗎?”在梅塞德絲表示同意後,房東說:“只要您能信守諾言,我也完全願意繼續等下去。”豪爽的房東幫助馬爾克斯一家人度過了最為艱難和拮据的一段日子。
  馬爾克斯和妻子在《百年孤獨》初稿完成當天便趕赴郵局,準備將稿子寄到阿根廷的一家出版社。700頁的書稿被稱完重量後,他們被告知需要83比索郵費,而山窮水盡的馬爾克斯當時只有45比索。夫妻倆不得已只能先郵寄一部分書稿,可誰知倉促寄出的居然是後半部分。儘管如此,出版社的編輯在閱讀書稿之後如獲至寶,立即請求馬爾克斯將前半部分寄給他。在出版社的資助下,《百年孤獨》才得以問世。
  拉丁美洲,永恆靈感
  馬爾克斯曾在古巴居住,與古巴革命領導人菲德爾·卡斯特羅建立親密友誼,多次把書稿送給卡斯特羅閱讀。
  卡斯特羅曾經在筆下寫道,馬爾克斯擁有“不可限量的才能,孩子般的慷慨”,而他的作品“是他敏銳鑒察力的權威證據,也表明他永遠不會拋棄自己的出身、他的拉丁美洲靈感和對真相的矢志不渝”。
  馬爾克斯多次批評美國干涉越南、智利等國政局,抨擊美國緝毒戰爭“不過是干涉拉丁美洲的工具”,再加上他與卡斯特羅的親密關係以及被懷疑支持委內瑞拉游擊組織,因此長期被美國拒絕入境。上世紀80年代以來,他長期在墨西哥居住。
  值得註意的是,馬爾克斯雖然吃了美國政府的“閉門羹”,卻與美國前總統比爾·克林頓、法國前總統弗朗索瓦·密特朗等人關係不錯。
  得知馬爾克斯辭世後,克林頓17日說:“他在真實和魔幻兩種佈景中捕捉住我們共同人性中的痛楚和喜悅。作為他的朋友,過去20多年間認識他偉大的心和睿智的思想,我感到榮耀。” 編輯: 鄔嘉宏
   1
  
  2007年3月30日,馬爾克斯與妻子乘坐火車回到故鄉哥倫比亞的阿拉卡塔卡
  莫言:我與馬爾克斯“搏鬥”多年
  馬爾克斯的《百年孤獨》對中國文壇影響巨大
  4月18日下午,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莫言接受採訪說:“我不能說馬爾克斯是當代世界上最偉大的作家,但自上世紀六十年代至今世界上的確沒有一本書像《百年孤獨》那樣產生廣泛而持久的影響。我本來有過一次與他見面的機會,但因他生病錯過了。感謝這個天才的頭腦,他發明瞭一種獨特的小說,他也發明瞭讓自己永生的方式。”
  《百年孤獨》以及馬爾克斯的其他作品當年在中國掀起一股魔幻現實主義的旋風,對中國讀者的影響是毋庸置疑的,許多著名作家都直言深受馬爾克斯的影響,其中就包括莫言。
  在獲得諾獎前後,許多人都把莫言與加西亞·馬爾克斯相提並論。瑞典文學院在諾獎的頒獎辭中說他的作品是“夢幻的現實主義”。對此,莫言並不否認馬爾克斯對自己的影響,但是他強調,他與馬爾克斯“搏鬥”多年,一直想寫出有自己特色、中國特色的小說,而非寫西方小說的翻版。
  “魔幻現實主義文學從根本上顛覆了我們這一代作家,包括上一代的老作家對文學的認識,我在1984年第一次讀到《百年孤獨》,心情就像當年馬爾克斯在巴黎讀到了卡夫卡的《變形記》一樣:原來小說可以這麼寫。”莫言2013年12月在浙江大學發表演講時回憶說,當時的中國作家們也意識到生活中充滿了魔幻的素材,可以來描述和表現個人的經歷和中國的現實。
  莫言坦言:“在1984年、1985年,中國文壇有許多(馬爾克斯的)模仿者,我早期寫的一些中篇像《球狀閃電》《金髮嬰兒》也有它的痕跡。……這不是我們有意識的模仿,而是它給人的震撼力特別大。藝術特點鮮明的作品,模仿起來是最省事的,只要喜歡上它,寫作時就是不自覺地模仿他的特點。”
  但他同時強調說:“我想這樣的模仿沒有出息,馬爾克斯和(美國文壇巨匠威廉·)福克納絕對是世界文壇的兩座高峰,而我在1985年則提出要‘避開這兩座灼熱的高爐’,年輕作家靠得太近就會融化,我們要學習他們的思想本質、用小說處理現實的方法、寫作的角度,而不是在字面和細節上機械照搬。”莫言表示,要有中國特色中國風格的當代中國小說,才能在世界文學之林中找到自己的位置。
  拉美為失去偉大的兒子而哀傷
  巴西總統迪爾瑪·羅塞夫在自己的推特上寫道:“加博將讀者帶到其夢幻般的馬孔多小鎮(《百年孤獨》小說故事的發生地),展現了一個嬰兒眼中的新世界。他塑造的人物獨特新奇,他描述的拉丁美洲豐富多彩,這些都將長留億萬讀者的心中。”
  洪都拉斯總統胡安·埃爾南德斯在社交賬戶上發聲:“他的離去使拉丁美洲和哥倫比亞失去了一位最偉大的兒子。”
  拉美歌壇天后夏奇拉將她與文豪的一張合影上傳到網上,在照片下方寫著:“親愛的加博(加西亞·馬爾克斯的昵稱),你說過人生的內涵並不是所經歷的過程,而是對生活的回憶。”
  哥倫比亞足球明星法爾考寫道:“加博,無盡的感謝,是你讓這個世界充滿了魔幻和想象。”編輯: 鄔嘉宏
  (原標題:《百年孤獨》作者馬爾克斯家中辭世 享年87歲(圖))
創作者介紹

fans GIGI

dbjisxi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